Menu
Woocommerce Menu

匈牙利的断魂之战

0 Comment


图片 1

匈牙利对奥斯曼人的军事行动并不意外,虽然兵力上居于劣势,他们也有自己的对抗方略。他们将部队分为三支,一支是约翰·佐波尧(John
Zápolya)的特兰西瓦尼亚军团,他们负责防卫喀尔巴阡山脉南部的的关隘,人数在8000-13000之间;路易二世亲自率领王国主力,约2万余人;还有一支5000余人的偏师,由克罗地亚伯爵克里斯托夫·法兰高宾(Christopher
Frankopan)统领。由于很晚才判断出奥斯曼大军的目标是匈牙利首都布达,约翰·佐波尧的特兰西瓦尼亚军团已经来不及回援,这加剧了匈牙利人在数量上的劣势。

匈牙利军队是一支昂贵但陈腐的贵族部队,精英与法国一样,是传统的重装骑士,而这些骑士在一个多世纪前的尼科波利斯已经被证明无法有效对抗奥斯曼人。路易二世选择的战场位于多瑙河下游布达附近摩哈赤的一片广阔而崎岖的平原,其中也有一些沼泽,他可能是期望利用这种地形抵消奥斯曼人的骑兵优势。为了集中兵力,路易二世并没有派出部队沿途袭扰,因此奥斯曼军队在之前的行军中几乎没有遇上任何抵抗。路易二世阵中共有约26,000名士兵,大约是土耳其的二分之一。他们的一个优势在于熟悉地形,并能够提前列阵。匈牙利人大体上排出了两条阵线,第一条主要是雇佣兵和炮兵,两翼得到精锐骑兵的掩护。第二条主要是匈牙利民兵和骑兵。和鱼龙混杂的匈牙利军队相比,苏莱曼的部队要现代得多。他的精锐新军(此时数量已经扩充至将近2万)早已普遍装备了新式火枪,此外卡皮库鲁炮兵团的水准也远高于匈牙利人。土耳其军队的两翼照例还是分别由鲁米利亚和安纳托利亚的封建士兵组成。

图片 2

苏莱曼的御用短弯刀

塞利姆一世,绰号“冷酷者”,在位仅仅9年,却成功地将帝国疆域从250万平方公里扩充至450万。在他驾崩后,接任的苏莱曼一世得到了一份巨大的遗产。与先父不同,苏莱曼文治与武功并重,在位期间,他亲自主持了社会、教育、税收和刑律等方面的立法改革,任内编撰的法典成为帝国往后数个世纪的法律基础,并被臣民尊敬地称为“立法者”。在军事方面,奥斯曼帝国也成功地攀升至历史的顶峰。苏丹一生13次御驾亲征,战功赫赫,地中海几乎成为土耳其的内湖。在他即位之初,便发动了对罗德岛医院骑士团的远征。“征服者”穆罕穆德二世在1480年曾经攻打罗德岛受挫,此役成为他晚年的一大污点。而年轻的苏莱曼在1522年率领一支400艘战舰、10万士兵构成的大军登陆罗德岛,经过六个月鏖战,医院骑士团弹尽粮绝,被迫作有条件投降,撤出罗德岛。奥斯曼人终于一雪前耻。

摩哈赤战役对于匈牙利,如同科索沃对于塞尔维亚,滑铁卢对于拿破仑。王国主力几乎损失殆尽,国王崩殂,且未留下子嗣。首都布达几乎已经是一座空城。稍后,苏丹的大军正式占领了布达,并大肆劫掠。城中只有法国和威尼斯大使心怀叵测地迎接他们。不过,考虑到补给的困难和奥地利的威胁,苏丹很快便撤出了布达城(直到1541年才真正攻占这里)。尽管如此,摩哈赤战役依旧象征着独立的匈牙利王国的终结。路易二世的妻舅奥地利大公斐迪南继承了他的头衔和权力,并占据了匈牙利王国的北部;奥斯曼人则吞并了西南部。此后,匈牙利基本退出了巴尔干的政治角逐,由奥地利人接过了对抗奥斯曼的大旗。

苏莱曼大帝

爱琴海的基督教威胁得到缓解后,苏莱曼将目光重新投向欧洲。奥斯曼在巴尔干长期的对手匈牙利王国忌惮于前者的咄咄逼人,1520年通过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玛丽公主联姻,而获得了一位强大盟友。苏莱曼敏锐地意识到,必须要拆散这两个基督教强国,以免养虎为患。他通过庄严朴特,向匈牙利两次提议两国单独签署和平条约,但均遭到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的拒绝。路易二世可能对本国与奥地利的联盟过分自信,同时,对所谓奥斯曼的怀疑也不抱过高期望。因为之前的历史教训告诉他,即使在两国的“和平年代”,奥斯曼的边防军也常常越过边境袭扰,不断蚕食匈牙利的国土。在发觉外交手段完全失效后,苏莱曼便决定通过亲自发动一场大胆的远征,来彻底解决问题。

图片 3

苏莱曼大帝率部在摩哈赤战役中

图片 4

图片 5

苏莱曼的花押

图片 6

与此同时,欧洲大陆的政治局势也对奥斯曼人空前有利。1525年,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在与哈布斯堡王朝查理五世皇帝争霸的帕维亚之战惨败被俘,不得不签署了屈辱和约。但一旦被放归法国,他立即撕毁协议,卧薪尝胆,准备东山再起。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弗朗索瓦认为查理五世的死敌苏莱曼一世不失为自己的天然盟友,双方一拍即合,秘密定下了盟约,准备共同对抗查理五世与他的帝国。如此一来,哈布斯堡王朝也就暂时无暇东顾,苏莱曼一世可以腾出手来,全力准备入侵匈牙利王国。1526年6月,一支数量多达5-6万的奥斯曼大军,正式越过国境,向匈牙利的腹地开拔。

战斗大约在午后1点打响,,如同暴风骤雨,只持续了最多4、5个小时。最初发起进攻的是苏莱曼的鲁米利亚军团,但他们被柏尔·杜蒙尼(Pál
Tomori)所率领的匈牙利军队伏击,不得不后撤。战局似乎朝着有利于匈牙利的方向发展,他们的右翼骑兵一度成功地造成了前方奥斯曼杂牌军(应该主要是阿金日轻骑兵和巴希巴祖克)的混乱。但好景不长,苏莱曼派出了预备队中的正规军出战,后者很快扭转了局势。虽然匈牙利的右翼骑兵顶住新军与炮团的密集火力强行冲锋,甚至有一支箭射中了苏丹本人的盔甲,但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苏丹的被袭更激起了土耳其新军的斗志,他们发起了一次卓有成效的反冲锋,迅速击溃了匈牙利骑兵。尤其是后者的左翼,几乎完全溃散。恢复元气的土耳其部队开始有条不紊地对匈牙利阵地展开火炮、火枪齐射,像收割麦子一般给基督徒军队带来惨重的伤亡。匈牙利人终于全军溃败,部分骑兵得以逃出战场,大部分的步兵不是战死,就是沦为俘虏。黄昏时分,路易二世也终于抛下了自己的将士,企图逃离战场,但不幸在过河时失足坠马溺亡。超过1000名匈牙利贵族殒命,而士兵的损失至少达到了14000人,而奥斯曼人的损失仅在1500左右。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