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萧挞凛死后契丹受到了什么影响

0 Comment


张皓很精明,在契丹营帐中感觉到了战前的气氛,很快完成一个判断:契丹就要派遣萧挞凛为先锋,第二天到澶渊。于是,他在从天雄军往德清军的路上,另外派遣心腹间道去见老相识,宋师西偏营栅司令周文质。周文质是殿头高品,这是亲近皇上的在朝高级宦官。此役,在李继隆麾下负责偏西方向的阵营。周文质得到消息马上向李继隆、秦翰做了汇报。两位大帅当即作出临战部署,果然,刚刚布阵完毕,契丹先锋几万铁骑就来到澶渊辖区。

图片 1

按照《宋史·李继隆传》的说法(这个说法在《续资治通鉴》和《续资治通鉴长编》中都没有载明),在萧挞凛到来之前,可能已经有一场冲锋与反冲锋。史称“敌数万骑急攻,继隆与石保吉率众御之,追奔数里”,李继隆与石保吉追击了几里地,但因为大阵需要“持重”,故收兵回应,继续布阵。以后的记录,出现了混乱。梳理一下史料,重行推演过程,萧挞凛应该在李继隆布阵完毕后到达。

萧挞凛,这位草原帝国最后一位“战神”,攻陷德清军后,有一种少有的狂妄。他接住前锋失利的数万骑兵,重新调度,很快来到澶州北城之下,史称“直犯大阵”。于是,几十里的宽大正面上,一个弧形骑兵阵势,对澶渊北城外的李继隆部实施了远距离包围。宋师举眼望去,左、中、右,三面皆敌。

图片 2

战云密布。此役,甚为凶险。大将李继隆当初接受任命,为战区驾前东面排阵使后,与石保吉、秦翰等人先到澶州,已经早早地将数万宋师按照真宗指示的阵图,开始了布防。李继隆“毁车为营”,数以千计的辎重车,车辕冲外,充当了拒马的功能,密密麻麻排列阵前,大军成列,严整有序。更分派劲弩神臂弓手,在几十里的大阵中,利用地形地物,屯扎为一个个小型堡垒,“控扼要害”。石保吉配合李继隆,在西面排阵,相当默契。秦翰则率领丁夫紧急施工,将环城沟洫疏浚完毕,加深、加宽,以此来抵御草原骑兵的驰突。秦翰来到澶渊,直到战事结束,七十天,身上始终披挂着沉重的甲胄,从未解下。接到张皓情报后,李继隆更将阵营提高一个级别,提前进入临战状态。所以,李继隆有备。

图片 3

而且,大阵更凸显了宋师的优势:到处安排了“床子弩”。我已经在本书第一部中详细介绍了“床子弩”。简言之,这是当时世界范围内顶级远程打击武器,其最远射程可达“千步”以上,“一步五尺”,宋尺,一尺约31厘米,五尺就是155厘米;千步,则达到1500米以上。“床子弩”最少要用两张弓,最精致的则是一盘机器,有绞车。“八牛弩”,需要上百人才能拉动绞车。它的箭杆也特殊,短小、粗壮,如现代体育竞赛的半支标枪,后带铁翎。最夸张的记录是,“床子弩”射到墙垣之上,会直直地钉入,攻城将士可以攀缘这些箭杆登城。这种战弩,弓弦当用上好牛皮或青麻绳索制作,挂上钩楯之后,那种扳机,不必担心“走火”,因为扣动它,要用斧头才能敲开。操练“床子弩”的,是比大宋“神臂弓”更强壮的人,是大宋特种兵队伍。

契丹统军、顺国王萧挞凛,这次为侵宋先锋,换上靓丽的先锋旗帜,亲自出阵督战,那一身豪迈之气,在两军阵前赫赫生威。他甚至从阵中骑马走了出来,那一种傲慢气场,瞬间令大阵屏气。十几万人都在看着这位“战神”。曾经战胜耶律休哥的李继隆,面对萧挞凛,并不慌张。此一时刻,他的身上,寄托了大宋的未来。优秀人物,在特殊时刻,应能感受到背后君臣士庶的焦虑与期待。他手持令旗,镇定地等待机会。

图片 4

此时,宋师大阵西偏营栅中的威虎军头,一个名叫张瑰的小校,在弓弩阵中。他调转手下的几台“床子弩”,暗暗地瞄准了这位草原“战神”。当他指挥部下,大喝一声,用斧头敲开几个扳机时,“床子弩”连续飞出了几只横排标枪般的箭,其中一支正中萧挞凛面额。

两军同时惊呼起来。契丹方面赶紧派出百数十人,奔到阵前,将主帅抢回,抬到营栅中去。草原“战神”在昏迷中呻吟,但箭镞深入头颅,已经神鬼无术,挨到夜半,死去。从此,世上已无萧挞凛。从这一天起,契丹受到极大心理挫败,退却到德清军,不敢动。只不过偶尔派遣轻骑来大阵之前侦察一番,迅疾离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